汕头新闻网

及时
每天都有新发现

委屈十几年?最没存在感的大省,是怎么一点点掉队的?

更新时间:2021-01-19 10:31:28点击: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往前推个七八年,不少在北京安不下家的北漂们都跑到燕郊买了房。


这确实是没办法的事,北京的限购实在太严了。与其在房价飙升中望洋兴叹,还不如赶紧在一河之隔的燕郊扎根——当时这里的房子均价才堪堪过万,确实是北京周边不可多得的价值洼地。


关键是交通也方便,燕郊到首都机场只有25公里,距离天安门也只有35公里。


有车的开车、没车的坐公交,要是对自己的体能足够自信,还可以骑个单车。虽说路上要占去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但想想每个月省下的房租房贷,吃的这些苦还真就不算什么。


不过随着河北疫情渐起,这条路上的阻碍就开始多了起来。


1月7日河北发布通知,河北环京地区通勤人员,凭环京地区居住证明、在京工作证明、14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可以正常通勤,近期首次通勤的须持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往日里“从燕郊直达国贸”的通透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检查站前堪比春运的数公里长队,不少公交也发了临时停运的通知。堵车堵得实在太久了,有人不得不动起了“渡河”的心思。


在北方,河面往往会在寒冬腊月里冻得很瓷实。虽说跑个车是有点强人所难,但过个人啥的也不算过分,冰面上一走,这时间不就省下来了么?


可到了后来,连潮白河都被封掉了。


1月8日,“网信三河”公号就发了份公告,禁止市民进入潮白河、泃河、鲍邱河等河道垂钓娱乐,严禁通过河道冰面进入京津地区。


一边是检查站前排出数公里的长队,一边是近乎海陆空三位一体的严防死守,这些两地奔波了好几年的通勤族心里实在是有点委屈,以至于有人吐槽——


疫情来了,环京就变回了河北。


通勤族们的委屈,其实远不及河北省的万分之一。


一般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往往会对周边地区的人口和金钱产生虹吸效应,“包裹”着北京的河北自然也不例外。一体化提了很多年了,但河北的处境却依然显得有点尴尬。


别的不说,单单房价一条就能说明不少问题。


在过去的一年里,顶着地产调控房价还蹭蹭猛涨的城市不少。“龙头”深圳就不说了,大湾区的东莞、卖了不少地的杭州、要办奥运的成都都有不俗的表现,相比之下,河北就显得有点落寞。


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数据,在2020年百城新建住宅价格累计涨幅前二十的城市中,河北省只有邯郸上了榜,还排在最后;累计下跌城市中河北衡水排名第一。


就连曾经最“卖座”的环京都熄火了。


2016年的时候,廊坊的房价差不多16175元/平米,紧邻通州的燕郊更是以3.6万/平米的均价傲视全省;等到了2020年,廊坊的房价已经降到12806元/平米,燕郊的房价更是跌到了1.5万,直接腰斩。


那些高点买了燕郊房产,还要每天通勤北京上班的人,心里一定不好受。


房价背后,河北的GDP也不断下滑。


2010年的时候,河北省的GDP高达20394亿元,位居全国第六,仅次于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和河南。


等到了2019年,河北省的GDP总量为35104.5亿元。虽说也算是稳中有进,可排名已经下滑到全国第13位,到了这个份上,河北被人称为最没存在感的省份。


问题到底出在哪?有不少人首先就想到了提了很久的一体化。


其实在很久之前,河北的经济底子还是很不错的。丰富的资源也让当地的工业化进行得很顺利,其中的代表就是钢铁产业。


产能实在是太充沛了,有人戏称,鼎盛时期——世界钢产量排名第一名是中国(不包括河北);第二名是河北(不包括唐山);第三名是唐山(不包括瞒报产量)。


虽说用词有点夸张,但河北钢铁产业的发达程度还是可见一斑。


不过这产业有个娘胎里带出来的问题,那就是污染,雾霾天,当时的情况挺严重,连北京的空气质量都拉了警报,怎么办呢?


最立竿见影的办法就是去产能。


那几年里关厂的关厂、整改的整改,不少地方还定了具体目标,首都的空气质量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转好。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河北做出的牺牲可不少。


差不多2015年的时候,央视曾经到河北的武安钢铁做过一个采访。虽说面对镜头语焉不详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但当地发改局马科长眼中的迷茫也算是不少人内心想法的一个缩影了——不让炼钢,能干啥呢?


那几年里,受影响的不仅仅有钢铁工人,就连河北农村也为“空气污染”的治理做了不少贡献——先是煤改电,紧接着又推起了清洁煤,后来又搞起来煤改气…..


反正这几年,河北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环保。


可受限于清洁能源供应和成本因素,一些意外情况也时有发生。17年保定曲阳不少乡村小学就出现了供暖跟不上来的情况,18年也有部分地区的村民因为买不起清洁煤而受冻。


这些问题确实够头疼的。


相比之下,湖北要做华中老大,辐射全国;四川有西部开发和成渝一体;安徽受益于周边发达省份的带动,山东河南四平八稳,至少不委屈。


对,大多数河北人都觉得委屈,大树底下不长草,难道是真的?


可你要说北京对河北的发展没有带动,这也不对。


从2010到2015年,北京企业对河北投资总额从607.97亿元增加到2540.5亿元,项目个数也由199个增加到了743个,投资规模其实是扩大的。


只不过从结构来看,这部分投资里面第二产业占大多数——要么是服务北京的,要么是疏解出去的非首都功能,相对于北京来说河北的劳动力成本更低,说白了还是为了省钱。


而没有有效的投资拉动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就搞不上去,重工业在制造业中所占的比例过大,又难免影响之前的既定战略,在GDP和环境保护之间确实有点难以抉择。


更麻烦的是,河北是个高度“空心化”的省份。这倒不是说产业结构,在河北心脏的位置上,两个直辖市赫然在目。


没有地理中心就没有交通中心,省内的人口和经济资源就没办法最大化的集中利用,只能毫无抵抗的被北京、天津吸走不少。


比如,作为河北省唯一的一所211工程大学,河北工业大学的校址位于天津。高校和医院不想来、机关和新兴产业没动力——所以,河北的孩子基本都卯足了劲想往外省考。


衡水中学,已经靠着半军事化的管理和惊人的高考成绩闻名全国了,这不是没原因的。


虽说这里的产业升级屡屡被各种因素中断,但河北也不是没有打翻身仗的机会。


抛开厚重的工业底蕴不谈,这里是中国唯一一个兼有沙漠、高原、草原、森林、山地、丘陵、平原、盆地、湖泊、海滨地貌的省份;


什么太行山脉、坝上高原、燕山南麓、华北平原、怀来天漠、崇礼雪场那是应有尽有,搞旅游那是一绝,这里面可能做出不少文章。



河北的各种产业也很发达,比如医药。


截至2018年11月底,石家庄的高新区集聚了1166家医药企业,4家全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6家上市企业,华北制药、石药集团、神威药业、以岭药业等都赫然在列。


不仅如此,这里还有邢台的今麦郎、保定的长城汽车、怀来的长城葡萄酒;沧州青县是诸多国际大牌化妆刷的代工基地,全球最大的阿拉伯袍集散中心阜成,以及被称为“中国标准件之都”的邯郸。


对河北人民来说,最紧要的事情还是如何靠省内发达的铁路网络和几个港口的加持,提升这个工业大省的竞争潜力、重新拾起被打断数次的产业升级。


相比之下,存在感不存在感的,还真就没那么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