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新闻网

及时
每天都有新发现

中美“2+2”阿拉斯加会谈在即:两国关系即将迎来“机会之窗”?

更新时间:2021-03-16 16:45:15点击:

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大国关系开启了新一轮的调整进程。

  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于3月18日至19日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是中美元首除夕通话后首次中美高层会面,也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中美首次会晤。

  对于这场“2+2”高层战略对话,3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对话,双方能按照两国元首通话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此次战略对话具体议题有待双方商定。我们希望双方能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坦诚对话,中方也将表明我们的立场。”

  同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此次对话将是开放性的,不会在议题上设限。“现在,中方在跟美方打交道的时候,体现出了非常明显的开放、包容的意愿,从来不会对中美关系主动设限。”他表示,更希望此次对话是成体系的。

  去年12月7日,王毅在京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董事会代表团举行视频交流时提出,中方的对话大门随时敞开,双方可以梳理形成对话、合作、管控分歧三份清单,为从整体上厘清、维护和发展中美关系提供更清晰的脉络。在阮宗泽看来,这说明中方已经对同美国开展对话做好了准备。

  阮宗泽强调,当前,双方都有意愿尽快恢复对话。“中美现在最怕的就是不接触、不对话。”

  与此同时,他指出,虽然不可能指望一次对话能解决双方所有的关切,但它起码展现了一种良好的势头,“所以对中美关系我还是保持一种谨慎的乐观”。

  3月12日,在《国际形势和中国外交蓝皮书(2020/2021)》发布会上,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徐步指出,美国拜登政府上台之后,大国关系开启了新一轮的调整进程。

  蓝皮书指出,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及其团队对华态度相对稳健、务实,认为用极限施压的手段不仅无法使中国屈服,还会造成冷战式灾难,这可能为中美关系带来一定转圜发展空间。此外,拜登团队重视气候变化、核不扩散、公共卫生等议题,中美合作面可能会增加。

  关键时期的一次对话

  在阮宗泽看来,当前,两国对于中美关系是具备一定共识的。“在中美元首除夕通话中,双方都讲到要避免冲突、要开展合作,因此,双方现在需要研究从哪些问题上切入,以及如何以具体的行动避免误判,这将有利于中美关系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保持相对稳定。”

  “中美肯定在一些问题上会遇到分歧和障碍,但是我觉得这种对话有助于加深双方对彼此的了解,对双方矛盾起到缓解的作用。”阮宗泽说,“中美越来越需要一种成熟的机制,让双方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避免出现最坏的结果。”

  “美国新政府上台后迫切希望在国际上展示自己的作用,这也包括中美关系。过去4年,由于美国前政府的种种行为,中美关系经历了狂风暴雨,这是不正常,也是不应出现的。”阮宗泽对本报记者说,“拜登政府绝对不会想重蹈特朗普的覆辙,而是会寻求中美关系稳定,然后在他的议程框架下有所发展。”

  阮宗泽指出,当前,美国有几大议程,第一个疫情防控,第二个是经济复苏,第三个是气候变化。在这些问题上,只有中美合作,才能取得积极成果,就像在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那样。“在后疫情时代,中美携手能给高度不确定的国际形势注入一些确定性。”

  至于双方的惩罚性关税何时能够解除,阮宗泽对21记者说,去年,关税已经证明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很大损害,未来,中美在关税问题上也有很多合作空间。“中国越来越开放,负面清单越缩越短,今后给美国企业提供的机会是大量的。但是如果你来晚了,或者你还在那等待,那么时机是不等人的,因为中国这个市场是向全球开放的。”

  展望未来,阮宗泽强调,中美应该聚焦合作。他说,中美在很多重要的历史时期都曾携手合作,但如今在疫情期间却反而没有合作,这是非常不应该的。他指出,随着抗疫之战进入下半场,中美保持沟通对于全球经济复苏具有重大意义。

  阮宗泽建议,中美应当至少每半年有一次对话,最好每三个月一次。至于是否应该重启奥巴马时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阮宗泽向本报记者指出,中方对于以何种机制同美国保持对话是完全开放的,重要的是保持对话的势头和渠道的畅通,“随着情况的变化,我们也需要与时俱进”。

  蓝皮书显示,中美贸易并未因特朗普政府发动的贸易战而停滞。2020年,美国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总值为4.06万亿元,增长8.8%,占中国外贸总值的12.6%。其中,对美出口3.13万亿元,增长8.4%,自美进口9318.7亿元,增长10.1%。尽管受到疫情的冲击,中方仍切实履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国时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他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进展感到“非常满意”,称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落实了协议内容。

  拜登的对华政策何去何从?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东晓指出,无论是意识形态上,还是科技上,美国正在推动的排华阵营成效是有限的。从国家层面看,美国目前没有主导其他盟友的能力,这些国家都强调要战略自主;从企业层面看,长期形成的供应链纽带和产业生态环境也制约着进一步“脱钩”的可能性。近期,中美半导体协会宣布成立中美半导体产业技术和贸易限制工作组,以实现半导体产业的沟通,就释放出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过去4年,中美最大的问题就是双方的有效沟通中止,一直在隔空喊话。这种‘麦克风’外交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会造成很大的误判。”陈东晓说。

  对于中美“2+2会谈”,陈东晓认为,首先要保持现实的期待,不做过多幻想,但也认识到拜登与其前任的不同之处;二是时不我待,尽快重启双方对话;三是坚持底线思维,防止因误判而造成冲突。

  当被问到对此次会谈有何期待时,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前院长贾庆国指出,当前中美关系充满了不确定性,尽管拜登在处理对外关系时更加理性和务实,但美国国内在对华政策上主张强硬的声音太强了,因此,两国关系要迎来转机面临重重挑战。

  要化解这些挑战,贾庆国指出,两国需要尽快恢复对话和协商。在他看来,这些对话可以在不同层次举行,包括官方的和民间的。“民间层次也非常重要,可以比较深入、坦率地探讨一些问题,有助于两国化解一些比较困难的难题。在民间层次沟通好了以后,再由官员进行交流,可能问题解决的前景更好一些。”

  贾庆国指出,现在1.9万亿美元的纾困方案已经在美国国会过关,人事任命还需要一段时间,中美关系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还受这个时间表的影响。最终,两国还是要务实地处理中美关系。中方已经表达了将坚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处理两国关系,现在就看美方是不是能够有一个善意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