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新闻网

及时
每天都有新发现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更新时间:2021-02-23 10:10:34点击:

嫦娥五号探测器成功从月球采集样本返回,圆满完成了探月工程三步走“绕、落、回”的最后一步。当年探月工程规划是如何制定的?在这之中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总台央视记者独家专访了探月工程规划制定者之一、国家航天局原局长,今年已经80岁高龄的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栾恩杰院士。


探月工程“三步走”规划是如何制定的


总台央视记者 崔霞:我们当时确定的“绕、落、回”的三步走,是在论证阶段就有,还是在启动之后才规划的?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1)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论证的时候。当时我脑子里的目标全是工程上的目标。比如说我的运载能力、轨道测控能力、到月球飞行器被月球捕获的能力,在我脑子里面比较重,就是要完成工程能力。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2)

总台央视记者 崔霞:怎么确定“绕、落、回”三步走的这个战略?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3)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到底怎么完成这个目标呢?当时我回答不了,我是个工程师,我并不能准确地回答我去干什么。当时在提出总体规划的时候,科学院同志提出来,不但要我们做这样一个探测,希望我们还要做基础的就地的探测。然后最好能像美国那样派宇航员拿回了很多东西,俄罗斯是送去探测器带回来一些东西。就提出这样三个目标,能不能达到。


总台央视记者 崔霞:哪三个目标?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4)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就是所谓的环绕性探测,就是你看,然后接触性的就地的探测,再能够拿回来东西,在地面进行研究。


嫦娥五号开创中国航天多个第一


从2007年第一颗绕月卫星嫦娥一号发射成功到今天,我们已经突破了到达月球和着陆月球的能力。栾恩杰表示,嫦娥五号是我国迄今为止最复杂的航天任务,它的成功也开创了中国航天的多个第一。


总台央视记者 崔霞: 嫦娥五号也被称为是中国航天史上最难的一项工程,复杂、很多的第一次,您觉得难在哪里?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5)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 我们去首先一定要被月球能够捕获到,怎么在月球的引力场把它收拢下去。所以一定要做刹车的减速工作,这个能力就不是我们过去嫦娥三号火箭的能力是完成的。因为我们这次送的嫦娥五号重8吨多。


到达月球轨道之后,嫦娥五号在月球降落的位置是它接下来要面临的另一项考验。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6)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 我们有些机制装置在运行的时候,可能有想不到的东西被卡住。因为月面的状况,我个人担心的是我们并不很清晰,我们真正落月的地面状况,周围的环境是不是很平坦,是不是没有其他的障碍。


当嫦娥五号着陆器安全降落之后,就将开始样品采集。采集的方式对于中国航天来说又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7)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 着陆以后我就开始取样了。我们有个手去铲,叫机械手。在外星球用机械手,我们中国头一次挖月壤,也头一次做。我们月球的钻取机构,这是我们国家头一次设计,我形容成哈尔滨香肠。就在钻的时候,它要把钻取的岩芯的部分要装到一个包裹,这个包裹是一个长的,所以像个香肠一样,要把它紧密地包裹好,封装好。 因为这些土壤是月球的,不能在转移到地球的时候被地球污染了。因为地球环境和月球环境是不一样的,有些物质一定要在非常洁净的环境下,保持住我们取的这点东西。所以我们有落月器,把这些东西转到我的上升器里,样品密封好,交给我们轨道器这样一些机械装置,都要在我的上升器内完成。


完成采样之后,嫦娥五号上升器要在月球进行起飞发射,在月球轨道与轨道器和返回器进行交会对接,将月球样本转移至返回器里。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8)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 能去月球的国家也不少,包括亚洲的日本、印度都去过。但是从月亮回来,这又是一个很大的台阶。我们国家就列入到了可以从月球取样返回的第三个国家。


嫦娥五号:迈向航天强国的一道门槛


栾恩杰在专访中表示,嫦娥五号任务的圆满完成,使我国进入世界月球探测技术的第一梯队,为我国向航天强国迈进打下关键基础。在他心中,“嫦娥”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这十几年一路看着她长大。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9)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 这十几年看着它成长,一步一步进步。而且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年轻,这是我最欣慰的。现在的嫦娥队伍三四十岁的人都成长起来了,你说你什么最高兴的?是后续有人。


总台央视记者 崔霞: 您觉得您当时的设想都实现了吗?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10)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 我说过一句话就是,待到四子王旗会,嫦娥回家,功成大计好收官,这是我们对祖国的承诺。我们航天人这十几年的奋斗,完成了三期的目标,使我们国家进入到了能够从月球返回的深空探测的一个先进的国家的行列。


总台央视记者 崔霞: 您的梦想是什么?

探月工程“三步走”如何制定?专访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图11)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航天局原局长 探月工程首任总指挥 栾恩杰: 梦想自主可控、基础能力、进入能力、探测能力,这几个能力的提高将是未来航天事业发展的基础。所以基础打得牢,我们眼光就会看得远,我们的路子就可以走得远,我们任务就可以越来越广阔。我们的梦想越来越(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