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新闻网

及时
每天都有新发现

郑爽张恒抚养权案开庭 自曝曾患抑郁症想过自杀

更新时间:2021-03-23 10:42:09点击:

郑爽透露称自己与张恒保持一年半的恋人关系,因为自己年轻时节食,健康不允许生育,所以和张恒一起决定代孕,并联系相关机构。

郑爽张恒抚养权案开庭 自曝曾患抑郁症想过自杀(图1)

郑爽、张恒

郑爽张恒抚养权案开庭 自曝曾患抑郁症想过自杀(图2)

郑爽张恒抚养权案开庭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3月22日22点30分,郑爽与张恒的抚养权案在美国丹佛开庭。此次庭审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展示,郑爽出席庭审,和张恒都穿黑色正装,郑爽头发有些凌乱,在场共有7个中国人 (郑爽、张恒、郑爽助理、两个法庭派的翻译和两个旁听的中国人);法官Karen Brody,各自律师和现场记录员。 庭审过程中,郑爽承认与张恒有两个孩子,男孩Lucas于2019年12月19日出生,女孩Luna于2020年1月4日出生。


  被问及为什么孩子出生时不来美国,郑爽说她和张恒没有有效的交流,所有没有即时来美国。郑爽表示自己现在科罗拉多丹佛一间公寓里,签证可停留六个月,目前没有任何关于演艺事业计划,“现在要看我自己孩子的安排。”郑爽还透露因为自己年轻时节食,健康不允许生育,所以和张恒一起决定代孕,并联系相关机构。郑爽称自己和张恒于2019年9月27日终止关系,关于孩子,没有具体计划,只是讨论过:“会让他们回到中国,由我们一起抚养 ,张恒也同意这样的决定。”


  此前与张恒签署了关于孩子(一起抚养)的法律协议,郑爽回应:“这意味着我将成为孩子母亲,张恒成为孩子父亲”,她表示对这份协议有顾虑:“之前有考虑过成为孩子单独的父母,而不是一起分享”,但并没有这么做,后来想重新申请想成为他们单独的父母,因为不能确定和张恒感情。


  被问有没有想过人工流产?郑爽透露有想过,“因为当时我很害怕,我进行了流产、送养领养、停止代孕的咨询。”被问为什么害怕?郑爽表示因为不能确定给孩子一个很好的家庭,在2019年9月27号发现一些让我伤心事情之后,开始问询这些,“看了张恒手机,发现里面很多内容我很伤心,他和其他女性关系是怎样,担心我和孩子是否是他娱乐一部分。因为很伤心很无助,所以咨询以上,在情绪平定下来之后,没有做出任何以上决定。”


  郑爽称代孕机构会在半个月一个月时间发邮件告诉她代母的情况,与代母和代孕机构主要是张恒沟通,因其英语比较好。郑爽表示自己现在去美国就是为了争取小孩的权利。


  郑爽律师几次打断纠正丹佛地区法庭派的两个翻译,郑爽提出和孩子逐渐亲密三个阶段计划,表示对自己精神健康有过担心,但现在没问题。关于张恒提出的自己剪头发照片给张恒,寓意是想从新建立关系和引起对方注意。


  郑爽希望第三方监管保留孩子的护照,还激动地表示对张恒曝光孩子很不满,不想孩子一出生就受关注,说孩子需要保护,不是工具,自己可以把孩子放在自己演艺事业之上。


  郑爽张恒通过性别选择要龙凤两个猪宝宝,要孩子最早郑爽做了很多联系工作,在签PBO (Pre-birth order) 时曾犹豫过并想反悔。 郑爽考虑过重新申请PBO,因为她希望有单独监护权(因为她不确定和张恒的关系),但当时已经太晚了,不能重新申请PBO了。


  2019年9月27日,郑爽打电咨询Abortion和领养,并告诉张恒有几个州6个月以上也可以做abortion。被问及为什么会考虑终止怀孕,领养,弃养,郑爽回应表示因为害怕:“张恒有我不了解的一面,不能确定可以和他建立一个好的家庭。”


广告

  根据庭审现场获悉,2019年9月27日,两人终止恋人关系,郑爽拉黑张恒。 孩子生出来后张恒试图联系郑爽,2020年1月18日,两人恢复联络,但郑爽没有回答张恒任何关于babies的问题。2021年1月,郑爽说她没有办法照顾自己,2021年1月23日,郑爽剪了很长头发拍照给张恒(郑爽认错的方式—“这还不可以,我就要出家了”)。郑爽要求张恒回中国,但没有获得答复,当时,郑爽还表示她有孩子指纹,并询问张恒的地址 ,而张恒表示她已经有自己地址了,还怀疑郑爽情绪不稳定。


  现场,郑爽承认自己有过抑郁症(MDD),还曾想过自杀,2018年6-8月拍片期间,不吃不喝不工作,郑爽父母劝张恒回来。2019,郑爽在淘宝买了一瓶药说吃20颗就可以死去,后被张恒阻止,张恒说郑爽以影星为由不同意看医生,并表示有很多顾虑把孩子给郑爽。


  郑爽说自己没有耐心,选择和张恒因为张恒比较有耐心,并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做妈妈,不希望张恒拿孩子做工具。


  据悉,郑爽张恒抚养权案下次庭审时间为当地时间4月6日上午9点。